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學術論壇
論傳統音樂傳承保護的對策研究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論傳統音樂傳承保護的對策研究

——以黃連村《回旋古樂》為例

豐興康 劉星言

 

  要:貴陽市烏當區羊昌鎮黃連村是一個少數民族村寨,其布依族居民約占居民總人數的80%。2013年黃連村布依族的傳統音樂《回旋古樂》被列為貴陽市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但由于種種原因,《回旋古樂》的傳承保護現狀堪憂,瀕臨失傳。本文通過實地走訪調查認為積極爭取市(區)非遺保護中心的支持,培養新的傳承人,組建一支實力隊伍并及時排練出飽含精華的節目,爭取外出表演的機會,重建本地文化自信等措施能較好地傳承保護《回旋古樂》。

關鍵詞:黃連村;回旋古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音樂;保護傳承

黃連村布依族居民約占村里總人數的80%,故布依文化濃厚。2009年,黃連村布依婚禮“夜宴歌”、“布依六月六”民族風情節被列為貴陽市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2013年,黃連村傳統音樂《回旋古樂》被列為貴陽市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這充分體現了貴陽市政府對黃連村布依文化的認可。遺憾的是,自《回旋古樂》被列為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后,其傳承保護工作卻遲遲沒有展開,瀕臨失傳。

一、布依《回旋古樂》簡介

《回旋古樂》俗稱“打擊樂”,包括“斗樂”和“禮樂”,古時的“斗樂”常用于“克敵”、“圍獵”等,后用于“喜慶、祭祀”等場面,一般使用大鼓、大鑼、大鈸、铓鑼、海螺、牛角等樂器,均為打擊樂,屬于《回旋古樂》的大調樂章?!岸窐贰敝械幕匦鉃樗俣瓤炻?、力度強弱的反復對比。而古時的“禮樂”常用于“宴會、婚禮、祝壽”等,以人聲與彈奏或吹管樂器為主,伴以打擊樂,一般使用小鼓、木魚、月琴、碰鈴、姊妹簫、馬鑼等,屬于《回旋古樂》的小調樂章?!岸Y樂”又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專為祭祖時使用,歌曲帶有敘事性、禮儀性,內容具有史詩性,這類曲譜如“千字文”;另一類是情歌部分,與當地民歌的“三滴水”、“四平腔”、長調等調門有關聯,旋律帶有反復,兼有回旋,這類曲譜如“月下情歌”、“黃連風光美”。

《回旋古樂》是布依族先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中創造出的一種古老的民間藝術形式,是具有獨特鮮明的藝術風格與獨立的音樂演奏形式的布依族傳統音樂,同時又是中華民族傳統音樂中的一部分。它承載著布依族深厚的歷史文化,陪伴著布依族人走過了無數個日日夜夜,激勵著布依族人沖破了生活中的重重困難。

二、《回旋古樂》瀕臨失傳

史書記載,布依族先民早在兩千多年前,已是能鑄造和使用青銅鼓、銅鼓、銅鑼與銅劍、銅壺等的古老民族之一。[1]自從使用了銅鼓、銅鑼等樂器,布依族先民就慢慢創造了敲擊鼓樂的規則、調門,產生了鼓樂的名稱。無論是在戰場、慶典還是祭祀的壇場上,銅鼓都開始發揮出非常大的作用——以鼓激勵將士,以鼓號令諸神,以鼓除魔降妖,以鼓佑護村寨。

約至明朝時,由于戰亂等原因該銅鼓為桃木、牛皮做成的大鼓。從這以后就有了《回旋古樂》的樂章?!岸窐贰笔恰痘匦艠贰返闹匾M成部分,而它與《銅鼓十二則》是源流的關系。據陳道衡介紹,“一通鼓”等是《銅鼓十二則》里面的一部分。

在明末清初年間,《回旋古樂》就流傳于貴筑縣的可龍(現為烏當區新場鎮可龍村)、黃連(現為烏當區羊昌鎮黃連村),開陽的王車、水頭寨,修文縣的木頭寨等地區的布依族村寨。這一布依族民間音樂形式在歷史的進程中與當地的民歌相互交融,得到不斷豐富。在黃連村一帶常見的民歌曲調有“三滴水”、“四平腔”等,村民用這些固定的曲調填詞唱新曲,在這些歌曲中能找到 “回旋”的影子,而《回旋古樂》中的“禮樂”曲譜也有這種回旋的特點。由此可見,“禮樂”中的歌曲受到了當地民歌的影響[2]。

解放后的文化大革命期間,《回旋古樂》成了封資修的東西被打倒,隨后就銷聲匿跡了。據黃連村羅乾瑜回憶,他小時候(文化大革命接近尾聲)只在村民新房落成典禮與歡送村民去當兵的場合聽過人們敲打過幾次《回旋古樂》,之后在村里就幾乎沒有聽到過《回旋古樂》響起。

2013年,黃連村《回旋古樂》被列為貴陽市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這一傳統音樂形式終于被更多的人所認識,并得到政府部門以及專家、學者的認可,應該說這是傳承保護《回旋古樂》的良好機會??墒聦嵅⒉粯酚^,傳承保護《回旋古樂》尚存在很多困難。

三、傳承保護《回旋古樂》面臨的困難

首先,缺少樂器、道具及服裝是阻礙傳承保護《回旋古樂》最大的障礙。要傳承保護這一傳統音樂形式,就必須成了一個正式的樂隊,而成立一個正式的樂隊就必須要有樂器、道具及服裝。村民傳承保護《回旋古樂》往往是處于對它的熱愛和責任感,目前并沒有經濟收益,倘若讓他們自己出錢購買樂器、道具及服裝,他們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沒有金錢和精力。

其次,許多《回旋古樂》的傳承者為了獲得更好的生活都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往往都是上了年紀的,如若開展傳承保護工作,需培養一批新人,費時間費精力。

另外,黃連村也像其他的村寨一樣,受到了外來文化、傳媒文化對布依傳統的本土文化的強力沖擊[3],再加上歷史原因導致有些人認為《回旋古樂》只用于喪事做道場而加以排斥,傳承保護工作更是雪上加霜。還有一點不得不提,精通《回旋古樂》甚至是身懷絕技的老人已逐漸故去,20世紀59年代以前,黃連村還存有“禮樂”,當時的陳少華師傅演奏月琴非常出名,經常被邀請到其他村寨去演奏,而在他去世之后,“禮樂”部分在黃連就無人繼承了,如今再要培養出一個“陳少華”那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是對布依文化最沉重的打擊。是故開展《回旋古樂》的傳承保護工作迫在眉睫。

四、傳承保護《回旋古樂》的對策

2013年,黃連村布依族《回旋古樂》成功申報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本以為這是《回旋古樂》的春天,但它卻遲遲沒有“發芽”。到目前為止,《回旋古樂》的傳承保護仍處于文化大革命后的停滯狀態,沒有一支正式的隊伍,沒有樂器、道具,也不在村里的任何場面、舞臺出現,很多布依族人甚至沒能等到《回旋古樂》的再一次演奏。這種“重申報輕保護”的現象讓人心疼、無奈。陳道衡曾說:此生若不能把《回旋古樂》傳承下去,死不瞑目。筆者被這位八旬老翁的大愛和責任心所感動。在實地調查中,筆者走訪了多位《回旋古樂》的愛好者和繼承者,與他們商討傳承保護《回旋古樂》的對策。筆者認為傳承保護《回旋古樂》可從以下方面著手:

(一)積極爭取政府文化部門的支持?!痘匦艠贰肥鞘屑壏俏镔|文化遺產名錄項目,市(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每年都有預算用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但由于貴陽市的省級、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很多,故黃連村村民委員會需積極向這些政府文化部門報告,爭取得到他們的支持。黃連村目前正好有一位貴陽市文廣新局派下來駐村的同志,要努力發揮他上通下達的作用。今年9月底,黃連村的這位駐村同志邀請到貴陽市文廣新局的領導到黃連村了解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傳承保護情況,在座談會上,貴陽市文廣新局的領導答應從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經費中劃出2萬元用于購買《回旋古樂》演奏所使用的樂器、道具和服飾,曾經被認為是傳承保護《回旋古樂》最大的難題這一刻得到了妥善的解決。黃連村《回旋古樂》在日后的傳承保護中要多向政府文化部門匯報情況,以爭取得到更大的支持。

(二)打造一支實力強的演奏隊伍。據羅乾瑜介紹,目前黃連村會演奏《回旋古樂》的約有30人,而其中大部分的年輕人都在外打工,沒有一支正式、完整的演奏隊伍。要傳承保護《回旋古樂》,組建一支正式的演奏隊伍必不可少。羅乾瑜認為重組一支隊伍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有樂器、道具、服飾,絕大部分能演奏的都會來參與,且隔壁鄉鎮的布依族人也會積極加入。另外,可以在村里中務農的年輕人中篩選一些演奏悟性高的進行培養,陳道衡、羅乾瑜、村里及隔壁鄉鎮七八十歲以上的精通《回旋古樂》的老藝人都是培養新人、打造一支強實力演奏隊伍的骨干人員。陳道衡很早以前就投身于《回旋古樂》的傳承保護中,他根據記憶和實地走訪,整理了一部分鼓譜、曲譜及調門,其中有部分是《回旋古樂》演奏中的精華。同時,自今年10月份以來,陳道衡就開始思考《回旋古樂》傳承工作的開展及演奏隊伍的培訓,如出于黃連村已經沒有會演奏月琴的人員考慮,他將從新添寨請一兩位精通月琴演奏的朋友到黃連村進行教學。黃連村村民委員會應積極協調《回旋古樂》老藝人的資源并做好教學、訓練的時間安排及各方面條件保障,盡早打造出一支實力強的演奏隊伍。

(三)做好傳承人的申報工作。要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形成一條永不斷流、奔騰向前的河,“人”是決定性的因素,因為一旦老藝人離世,他身上承載的某種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會隨之消亡[4]。為老藝人做好傳承人的申報工作,通過政府文化部門更好地保護老藝人。黃連村要抓緊時間,從陳道衡等這些精通《回旋古樂》的傳承者中選出合適的對象,為他們申報項目傳承人,這對于《回旋古樂》的傳承保護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另外,確定好下一批申報傳承人的對象,鼓勵他們不斷向老藝人學習,成為項目的精英。

(四)抓住機會,加大宣傳。雖然《回旋古樂》已經成功申報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但黃連村仍有部分村民不了解《回旋古樂》,認為其是喪事做的道場并加以排斥,如在一次黃連村六月六布依民族風情節上,有部分村民出面抵制《回旋古樂》在舞臺的演出。因此,傳承保護《回旋古樂》需要加大對內宣傳。一方面要發揮村支兩委對村民的宣傳教育作用,另一方面要引導熱愛《回旋古樂》的村民在建房、娶親等喜慶場合采用演奏《回旋古樂》的慶祝方式,要讓更多的布依族人認識到《回旋古樂》是布依族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傳統音樂形式,承載著布依族的深厚歷史文化,作為布依族人不僅要學會欣賞它,還要把它繼續傳承下去。

另外,傳承保護《回旋古樂》還要加大對外宣傳。貴陽市“十三五”文化事業發展規劃提出:在現有旅游路線、景區增設非遺展示區、生態博物館等,融入具有非遺特色的展示展演活動……等到黃連村組建好一支演奏隊伍以后,就可以在游客多的時間段在游客量大的地方(如黃連村枇杷組)進行教學、訓練活動。而當黃連村打造出一支實力強的隊伍的時候,就可以為游客進行演奏,不僅能給游客留下深刻的印象,還能讓游客成為為黃連文化宣傳的資源。不僅如此,黃連村還要努力獲取外界開展文藝表演、民族演出的信息,抓住機會參與舞臺演出,當得到政府及社會組織的認可后,《回旋古樂》的演奏必將能為整支隊伍帶來一定的經濟收益,而這是《回旋古樂》可持續傳承發展必不可少的條件之一,正如羅乾瑜所說:政府也不愿意聽一家之言而撥經費扶持這類的演出,需要演奏隊伍做出一些成績,如在省電視臺的比賽中嶄露頭角,那么政府就有可能出資資助??梢哉f,對外宣傳的成功與否,對于《回旋古樂》項目的傳承保護是至關重要的。

(五)讓《回旋古樂》走進校園。應該認識到,學校的學生也是傳承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主體。黃連村有悠久的辦學歷史,目前有“黃連村民族小學”?!懊褡逍W”不應該只是學校中有少數民族的學生,更應該是學校具有民族特色。黃連村民族小學學生學習、傳承《回旋古樂》正是學校具有民族特色的有力體現。我們鼓勵《回旋古樂》以校本課、地方課程或活動課的形式走進校園,給學生搭建了解自己民族文化的平臺,給學生創建傳承本民族傳統音樂的機會,讓學生在藝術中體會真、善、美,增強民族自豪感,他們會是《回旋古樂》最具活力的傳承保護者。

五、結語

《回旋古樂》是布依族歷史文化的載體,也是布依族文化的直接體現。它是中華民族傳統音樂璀璨星河中的一份子。在流行音樂沖擊著年輕人視聽的同時,傳承和保護民族傳統音樂不能豐富中華民族的傳統音樂類型、增強布各民族的民族自信,同時又是中國人民的責任和使命。借助中央、省市、地方發展鄉村旅游的政策,許多具有民族特色的鄉村正在走鄉村旅游發展之路,便更離不開民族文化,包括民族傳統音樂的支撐。傳承保護民族傳統音樂是對外宣傳民族文化、吸引游客來游玩的有力途徑,理應群策群力,根據當地實際切實落實相應的民族傳統音樂的傳承保護對策。

參考文獻

[1]    陳道衡. 《回旋古樂》溯源[Z]. 貴陽市: 2009.

[2]    胡歡. 貴州布依音樂中的《回旋古樂》[D]. 北京: 首都師范大學, 2010.

[3]    張仕平. 布依《回旋古樂》的挖掘整理和保護利用[J]. 民族民間文化, 2013(5):23-24.

[4]    王文章. 非物質文化遺產概論[M].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 20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七星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