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學術論壇
非物質文化視野下的中國傳統村落保護研究——以貴州省為例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非物質文化視野下的中國傳統村落保護研究

——以貴州省為例

鄒 瑩   陳國赟

摘要:本文主要通過梳理我國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歷程,探尋其現狀,分析其保護發展思路,總結其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提出保護傳統村落的對策建議。

關鍵詞:傳統村落;非遺;民族文化;保護;發展

 

傳統村落是我國珍貴的文化遺產,兼具物質性與非物質性的綜合性活態遺產,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承載,是與我國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并列的第三大文化遺產,是我國農耕文化的精髓、華夏文明的載體。它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底蘊,被譽為“民間文化生態博物館”、“鄉村歷史文化活化石”。它是遺產,又是生活;它是歷史性的,同時也是當下的和未來性的;它具有原真性、生態性,又兼具流動性、開放性。它是生產生活的基本保障,但也要不斷接納新的文化。傳統村落承載著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是農耕文明不可再生的文化遺產。然而,近些年談及傳統村落,給人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其古樸的建筑、淳樸的民風民俗、濃厚的時代底蘊、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而是其驚人的衰亡速度,2000--2010年,短短十年間就有90萬個傳統村落消失,這是何等的觸目驚心。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已刻不容緩,如若再不采取相應保護措施,傳統村落只能成為一代人濃濃的鄉愁。

一、中國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歷程

我國的傳統村落,歷史悠久,民族眾多,形態各異,中華文明最深遠綿長的根就在我國傳統村落里,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同時存在于傳統村落中,而經過歷史時代變遷,許多傳統村落逐漸消失。傳統村落本身即不能歸類到物質文化遺產中,也不能歸類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中。物質文化遺產有國家文物局管,非物質文化遺產有文化部非遺司管,村鎮建設有建設部村鎮司管,而傳統村落至今仍無一個明確部門來負責專項管理,傳統村落保護也因此變得“保護無門”。

“因為中國歷史悠久,地域廣大,所以存在的自然村是‘巨量’的,但近年來消失得太快了。在2000年時,我國擁有360萬個自然村,但到了2010年,這一數字變成了270萬。也就是說,10年間就消失了90萬個自然村,這個數字令人觸目驚心。那么其中有多少古村落,則無人知曉,也無法知道,因為從沒有任何部門、機構或個人做過這個調查。那么這些自然村的消失都是因為什么呢?一是大量并村,二是城鎮化。這些年來,大量農村人口進城務工,村落慢慢變得空巢化,只有少數老人和兒童,以后則很有可能就成了無人村,其中所蘊涵的大量文化信息、形態隨之消失,這個損失無法彌補?!?/span> [1]“傳統村落是農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遺產,現在已到了關乎傳統村落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 [2]。著名建筑規劃學家阮儀三先生指出:“古建筑物、古建筑群乃至古村落、古城鎮,它們和墓葬、碑刻、古文化遺產等性質與保護方法完全不同。后者已經失去了實際的使用價值,它們的‘生命’已經停止,而建筑以及城鎮、村落,從一開始出現,就被人們所使用,就與人們的活動休戚相關,并且隨著時間的延續而留存。因而古建筑及傳統文化村落保護的具體內容和方法,也需要改變” [3]。馮驥才先生曾提出:傳統村落是我國文化遺產中最大體量的一類,必須給予充分關注和重視。也曾形象指出:“萬里長城是我國體量巨大和最大的物質文化遺產,中國春節是我國體量巨大和最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村落是我國體量巨大和最大的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綜合性遺產。傳統村落是目前我國被極大忽略了的一種形態完全另類的遺產,也是我們最后一種具有極大文化價值的遺產” [4]。中國傳統村落保護,正是在社會各界的關注下,最終促成了傳統村落保護力量與理念、方法的整合。

20124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財政部聯合啟動中國傳統村落的調查與認定,對具有典型和代表性的村落列入國家名錄予以保護。如今,我國已先后公布三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20121217日,住房城鄉建設部、文化部、財政部決定將北京市房山區南窖鄉水峪村等第一批共646個具有重要保護價值的村落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2013826日,住房城鄉建設部、文化部、財政部聯合公布了第二批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名單,北京市門頭溝區齋堂鎮馬欄村等915個村落名列其中。201411月,第三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公布,黔南州平塘縣平舟鎮樂康村等994個村落入選。2015年,擬列入第四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公布,1601個村落入選。2016年開展第五批中國傳統村落申報工作,此為全國最后一次大規模集中申報。

二、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現狀

國家先后公布三批傳統村落名錄,共2555個中國傳統村落入選,其中貴州省共有426個傳統村落入選,僅次于云南省,居全國第二,占名錄總數的17%。2014-2016年,國家連續三年先后公布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的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共1841個傳統村落入選,其中,貴州省共有323個傳統村落入選,比云南省的入選的293個傳統村落還要多,居全國第一,占名錄總數的18%。

我國近幾年先后頒布了一系列傳統村落保護的法律法規及相關政策:20124月,《關于開展傳統村落調查的通知》,正式啟動傳統古村落的全面調查工作。20128月,《傳統村落評價認定指標體系(試行)》,評價傳統村落保護價值,認定傳統村落保護等級指標體系。201212月,《關于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工作的指導意見》,繼續做好傳統村落調查,建立傳統村落名錄制度。201212月,《第一批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名單》。2013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農業 進一步加強農村發展活力的若干意見》,科學規劃村莊建設,嚴格規劃管理,合理控制建設強度,注重方便農民生產生活,保持鄉村功能和特色。20137月,《關于做好2013年中國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工作的通知》,建立中國傳統村落檔案,完成保護發展規劃編制,明確保護發展工作責任。20138月,《第二批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名單》。20139月,《傳統村落保護發展規劃編制基本要求(試行)》,切實加強傳統村落保護,促進城鄉協調發展。20144月,《關于切實加強中國傳統村落保護的指導意見》。提出傳統村落保護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主要目標,主要任務,基本要求,保護措施,組織領導和監督管理,中央補助資金申請、核定與撥付等指導意見。20147月,《2014年第一批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的中國傳統村落名單》,327個傳統村落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20149月,《關于做好中國傳統村落保護項目實施工作的意見》,對做好中國傳統村落的規劃實施準備、掛牌保護文化遺產等多方面提出明確要求。201411月,《第三批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名單》。201412月,《2014年第二批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的中國傳統村落名單》,273個傳統村落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2015年,《2015年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的中國傳統村落名單》,491個傳統村落入選。2016年,《2016年列入中央財政支持范圍的中國傳統村落名單》,750個傳統村落入選。

在傳統村落保護上,貴州省也出臺了相關法律法規及政策。1998年,貴州省就已公布20個省級民族文化生態保護村寨,建設有4個民族文化生態博物館,一定程度上使本地非遺得到很好的保護。2003年,《貴州省民族民間文化保護條例》,搶救民族民間文化。2012年,《貴州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建立文化生態保護區。2015年,《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的指導意見》。2016年,在貴陽召開“貴州省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新聞發布會”,明確指出:“十三五”期間,貴州將全力打造民族特色文化強省,加大傳統村落和少數民族特色村寨保護發展投入力度,突出保護好自然風貌、建筑風格、民間風俗、民族風情和特色風物。

貴州省對傳統村落的保護不只體現在法規上,更注重在實踐中,并在一些地區取得了不菲的成績。如實施“百村計劃”,做好印江興旺村、雷山控拜村、榕江大利村、烏當渡寨村、黎平堂安村等重點傳統村落示范村寨的建設工作;以保護非遺生存土壤為前提,在三個民族自治州各自確定一批民族村寨作為整體性保護,防止開發性破壞;大力推進“四在農家·美麗鄉村”基礎設施建設六項行動計劃,幫助民族村寨、傳統村落改善水電路、排污等基礎設施等。肇興侗寨在傳統村落的保護與發展中,做到了與非遺保護相結合,如今,肇興侗寨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被授予“鼓樓文化藝術之鄉”、“大世界威尼斯之最”、“國家第五批國家級風景名勝區”、“國家首批十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中國最美的六大鄉村古鎮”、“2007年全球33個最具誘惑力的旅游目的地”等多項榮譽稱號。朗德苗寨如今已形成“山----河”格局的“山水田園之家”。

如今,我國傳統村落保護與發展正處于一個上升期,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國家政策措施力度加大,社會和民眾的文化自覺度得到前所未有的大力提升。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綠水青山也是金山銀山”的生態文明思想以及關于建設美麗鄉村,讓人們“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城鄉和諧發展理念,極大推動了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中央電視臺連續推出傳統村落系列紀錄片《記住鄉愁》,引起廣泛的社會反響,傳統村落保護理念進一步深入人心。

傳統村落是農耕文明的精髓、民族文化的家園、中華兒女的鄉愁、多彩貴州的名片。2015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貴州省視察時明確指出:“要突出地方和民族特色,增強人文感召力,善做山水文章,保護好民族村寨、傳統村落等文化元素,傳承好傳統文化、耕讀文明、田園生活”。貴州傳統村落是貴州省各族人民數千年來傳統文化的結晶,承載著貴州省各族人民的記憶與鄉愁。貴州省長期以來高度重視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開展了傳統村落調查,并實施了一批保護項目。但由于投入不足、管理不到位等諸多因素,一些傳統村落日漸消亡,加強其保護發展已迫在眉睫。2015年,貴州省人民政府頒布《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貫徹落實中央關于保護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精神,加強本省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工作。此文件的出臺,推動貴州省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20世紀90年代以來,費孝通先生提出“美學自覺”的口號,大力宣傳“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理念。[5]費孝通先生深刻認識到“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是通過美學理念來體現的,是需要從美學傳統的回歸、美學趣味的多樣、美學標準的包容才能實現的” [6]。費孝通先生提出的理念,值得我們深思??v觀傳統村落數量較少的省份,這里的傳統村落不管是貧窮還是富裕,鄉村的變化卻都是一樣的“千村一面”,論及深層原因,是人們對傳統文化的舍棄,以現代、洋式為美的美學追求。人們美學標準的扭曲,也是現在諸多地區拆除傳統建筑、舍棄傳統民居而毫不留情的重要原因。

貴州省目前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正處于一個上升期,但仍然不容忽視的是,日新月異的變遷、物質利益的誘惑、傳統美學觀念的淡化等諸多因素,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形勢也正日益嚴峻,這便需要我們認清形勢,理性分析,采取合理有效措施有針對性地加以保護。

三、傳統村落保護發展難題

(一)交通受阻

貴州省地處云貴高原,有著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交通發展相對落后。某些偏遠山區至今仍屬于“世外桃源”,阻斷著當地人與外界的聯系。也正是交通落后,成為本地區貧窮落后的根源,守著傳統村落,過著清苦生活,使傳統村落保護處于一個尷尬境地。由于城鎮化步伐的加快,很多年輕人忍受不了本村的貧窮落后,舉家外出、多年不歸,很多村寨便出現了老齡化甚至空巢村的現象,傳統村落也因此逐漸破敗。

筆者曾親歷過這種現象,感觸頗深。在貴州省黔南州羅甸縣龍坪鎮板庚社區冗況村,有一個小苗寨,地處偏僻,至今未通公路。整個村落只有十二戶人家、十二戶傳統茅草房,而在這十二戶人家中,只有四戶還在住,其余人家均外出務工,在這十二戶傳統茅草房中,也只有四戶還保存完好,其余幾戶無不展現著一種衰敗、凋零之感。對其加以保護利用,成本巨大,而又苦于村中人所剩無幾,任其繼續自行發展,又深感惋惜,實屬無奈。

(二)當地村民傳統文化意識淡薄

傳統村落滲透于每個人的生產生活之中,生活在其中的本地村民是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的核心要素。隨著時代變遷,城鎮化步伐加快,很多村民因苦于本地生活貧窮,沒有經濟發展動力,紛紛外出務工,一部分村民舉家外出,不再回本村落之中,任由房屋數年衰敗,一部分村民掙到錢之后回到本村裝修房屋,將以前的茅草房變成水泥房。加之現在的新農村建設、異地扶貧搬遷等,很多傳統村落都“煥然一新”成現在的“千村一面”。而最讓人感到痛心的,是人們對于這種珍貴文化遺產的消亡的無動于衷,甚至根本意識不到他們急于毀掉的是不可再生的農耕文明。

(三)安全隱患隨時存在

傳統村落多為木制結構,火災成為最大的安全隱患。時常一個不注意,毀掉整個村。2013年,黔東南州黎平縣孟彥鎮芒嶺村發生火災,至少20多棟木方被燒毀。2014年,一場大火毀掉了一座有著500多年歷史的古村六岸的陶氏家廟。同年,云南迪慶州香格里拉縣獨克宗古城發生火災,100多棟房屋被燒毀。同年,貴州鎮遠縣保存最完整的侗族村寨之一的報京侗寨發生火災,100余棟房屋被燒毀。同年,山西太原一座距今已有一千四百余年的伏龍寺發生火災,毀于一旦。2015年除夕夜,歙縣坡山古村一幢數百年古建筑“午間屋”因火災被焚毀,珍貴木構件被焚燒成黑炭。同年,大理巍山縣南詔鎮拱辰樓發生火災,殘垣斷壁、梁柱成炭。古寨火殤,不容遺忘,是心殤,更是警鐘。

(四)保護難度較大

貴州省傳統村落大多規模小、居住分散、交通不便,水、電、路、污水處理、垃圾處理設施嚴重不完善,村落基礎設施普遍落后?,F在的年輕一代普遍外出務工,村寨老齡化嚴重,往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都是村寨中的老人,年輕一代普遍對新生事物比較感興趣,不喜歡再去學習老一輩的傳統技藝,認為費時費工又不賺錢,導致非遺傳承后繼乏人,如若村寨中的老人過世,則人亡藝絕、人亡歌息,沒有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為依托的傳統村落更是岌岌可危。這些都給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帶來巨大挑戰。

四、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思路

(一)加大宣傳教育力度,讓傳統村落保護意識深入人心

中國傳統村落中,留有大量獨特的傳統鄉土建筑、宗教組織、生產生活方式、歷史記憶等,凝結著豐富的物質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但在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過程中,仍存在一定的誤區,部分人認為傳統村落,只單單是一個普通建筑,無需加以保護修繕,甚至可以棄之不用。傳統村落承載著人們對鄉土的一種濃厚情感,記載了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是我國農耕文明不可再生的珍貴文化遺產。對民眾、尤其是傳統村落的居民,進行相關的傳統村落保護知識的相關教育宣傳,激發民眾傳統村落保護意識,使其充分認識到保護傳統村落的價值所在,讓其自覺意識到他們不僅僅是傳統村落的擁有者、使用者,更是保護傳統村落責無旁貸的責任人。

(二)加大對傳統村落保護的投入力度

政策為向導,是保護傳統村落的基礎。加大投入力度,是保護傳統村落的關鍵。加大投入力度,不僅僅要加大政策投入,同時還要加大財政投入、人力投入、文化投入等多方面投入,才能保證我國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取得相應成效。國家和當地政府應該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準確了解當地社會的實際情況,根據民風民俗,采取相應保護措施。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不僅僅是一個人的事,也不僅僅是一個村莊的事,而是需要全社會集體的力量,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才能做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

(三)因地制宜,制定本地區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機制

如今鄉村發展變化日新月異,農民的生活水平得到很大提升。但凡事都有雙面性,鄉村的巨變同時也給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帶來一定的隱患,傳統村落的原真性正在逐漸衰退,一些傳統村落正瀕臨滅亡。在我國,每個月都有一個古村落消失,其速度驚人。針對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必須按照“尊重歷史、尊重現實、修舊如舊、體現特色、提高品位”的要求,對傳統村落進行修繕。因地制宜的制定本地區傳統古村落保護發展的相關制度,按照科學規劃、在不違背傳統村落本來面貌的基礎上、對傳統村落進行修葺。

(四)發展鄉村旅游,為傳統村落注入新鮮血液

“傳統村落是人們懷舊的好去處,因為城市化、工業化進程中喪失的東西,人們似乎在農村的休閑度假中才能找到” [7]。在這里,有青山綠水、傳統民居、質樸村民、濃郁鄉情,在這里,可以喚醒人們沉睡的古老記憶,緬懷消逝的曾經歲月。發展傳統村落鄉村旅游,讓人們自覺認識到傳統村落的價值,弘揚并保護傳統村落文化。但是,有一點要明確,發展傳統鄉村旅游業,切忌旅游發展中的破壞與過度使用以及過度商業化。

(五)建立鄉村生態博物館

生態博物館是一個致力于社區發展的博物館化的機構,它融合了對該社區所擁有的文化和自然遺產的保存、展現和詮釋功能,并反映某特定區域內一種活態的和運轉之中的(人文和自然)環境,同時從事與之相關的研究。[8]生態博物館應具備以下特征,“一是對自然環境、人文環境、有形遺產、無形遺產的整體保護與展示;二是強調原地保護展示和當地社區、居民的參與;三是在發展中保護,即注重社會文化、環境的和諧發展” [9]。

20世紀70年代,生態博物館首次在法國出現后,迅速得到全國范圍內的認可與推廣。20世紀80年代,生態博物館理念引入我國,并結合我國實際逐漸將生態博物館本土化,如貴州梭嘎生態博物館。針對一些自然和人文環境保存較好的傳統村落,可以嘗試建立生態博物館,將當地的自然環境、歷史人文環境以及當地村民的生產生活方式完整地展現給世人,借此保護傳統村落。

(六)處理好傳統村落中的“人”的關系

傳統村落的衰敗,一個主要原因便是“人”的流失,甚至很多地方出現空巢村的現象。而人為何會流失,生之養之的傳統村落為何會留不住人,這便需要我們去探索其深層次的原因。新增人口的不斷出生,原本固定不變的土地資源如何維持日漸增多的人口生計,這必然會導致要有一部分人口流動來維持資源平衡。保護傳統村落本身并不是最終目的,提高村民生活收入水平、解決農村剩余勞動力、保持農業可持續發展才是問題的關鍵。當我們為傳統村落的消失而深感心痛之時,我們應盡早將視線轉移到人的問題上,但是我們不能僅僅只是呼吁留住人,而要有所措施,如何做才能讓人們自愿留下來,深入當地進行實際考察,探究深層原因,采取相應對策,讓留下來的人自覺成為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的主體力量。

關于農村問題的研究,華中科技大學賀雪峰教授其著作《新鄉土中國》、《什么農村、什么問題》、《鄉村社會的關鍵詞》、《鄉村研究的國情意識》等,還有其學術論文《農民進城的模式》、《土地問題的核心在哪里?》、《村莊政治與善治》等,都是在長期從事農村調查、長期致力于農村研究的基礎上寫作而成。其研究在學術界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對我們研究如何實現鄉村與城市化形成良性轉變有很大幫助。他曾提出一個比較尖銳的問題:“為了誰的現代化”?他指出,農業現代化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要通過國家政策支持甚至財政補貼來解決當前中國數以億計糧農農業生產和農村生活中的基本秩序問題” [10]。那么,這一問題也同樣適用于,“為了誰的傳統村落保護”?保護不應是最終目標,而應該是“農業生產和農村生活中的基本秩序問題”。傳統村落保護終究是不能脫離“人”的。

五、基于非物質文化遺產對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

傳統村落,不同于物質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卻又兼具物質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是與物質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同等重要、同等珍貴的第三類文化遺產。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與當地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存在著相互促進、相互影響的深層關系。

(一)堅持貫徹傳統村落整體保護原則

整體保護原則,也是非遺中關于文化空間保護的一項重要原則?!叭祟愇幕z產有無形與有形之分。有形的靜態遺存物是固定的、不可再生的,它是一種物化的時間記憶和空間象征;無形文化遺產卻是流動的、發展的,它是根植于民間的活態文化,是發展著的傳統行為方式” [11]?!凹词乖谏钍艿矫土腋淖兊牡胤?,如在革命的時代,遠比任何人所知道的多得多的古老東西在所謂改革一切的浪潮中仍保存了下來,并且與新的東西一起構成新的價值” [12]。村落,它是有形的,而傳統村落中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它是無形的,有形的和無形的文化遺產,都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而且又是同源共生、休戚與共、不可分割的文化整體,同時加以有效保護,方為傳統村落保護的最好方式。同時,傳統村落保護還應做到“保護為主、修繕第一;修舊如舊、科學利用;在保護中利用、在利用中保護;保古街(古巷)、保古祠(古廟)、保古建,住舊居、復古貌、續文脈、活村落” [13]。

(二)提高認識,讓傳統村落與非遺相生相伴

傳統村落同時承載著物質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傳承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非物質文化遺產深藏于民族民間,傳統村落之中蘊藏著大量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發展傳統村落,便是守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存土壤,保護與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便更能凸顯傳統村落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三)挖掘當地非物質文化遺產,增強傳統村落文化氛圍

對當地現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進一步加大挖掘保護力度,并努力發掘未被發現的珍貴非遺,并將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完整記錄、保存下來,通過文本、影像等資料存放于非遺展館的形式,豐富傳統村落的文化底蘊,為傳統村落魅力增香添彩。

(四)確定民族村寨保護區

以保護非遺生存土壤為基礎,確定一批民族村寨作為整體性保護,劃定保護線,制定本地區規劃,防止商業性破壞。做好重點傳統村落示范村寨建設工作,幫助傳統村落及民族村寨改善水電等基礎設施建設,幫助扶持當地傳統產業及手工業,通過一系列幫扶發展措施,讓當地的民眾意識到在這樣的地區過這樣的生活是他們的驕傲,從而自覺加入到保護傳統村落生產生活方式并大力做好非遺傳承的行列中。在這方面,貴州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值得我們多加學習并引以為鑒。

(五)因地制宜,打造特色鄉村部落

本著“一村一品、特色鮮明”的原則,深度挖掘其歷史文化與特色,開發出民俗風情村、生態自然村、古建筑群村等一系列特色傳統村落。大力保護與傳承當地非物質文化遺產,積極培養其非遺傳承人,打造每個村落的文化特色。并結合鄉村旅游,帶來良性互動。如貴州省朗德苗寨、西江千戶苗寨等特色傳統村落,以旅游創收帶來當地經濟發展。讓民眾切實感受到保護傳統村落、傳承民族文化帶來的獨特魅力。

結語

傳統村落保護發展,從無到有,從單一到多面,從物質層面保護擴大到非物質層面保護,社會各界對其關注程度與日俱增,多種保護與發展理念被提出,學術界各領域專家學者廣泛參與,保護工作逐漸步入正軌。但同時也要注意,我國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理論體系并不完善,它是一個長期持續的過程,我輩應繼續努力,持之以恒,開創出一條適合我國各民族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理論體系之路。讓我們共同期待:青山綠水,鳥語花香,小橋流水,山花爛漫,青磚黛瓦、故景如舊,就在不遠的將來。

參考文獻:

[1]趙曉林:《馮驥才:中國10年消失90萬個自然村村落價值堪比長城》[N],濟南日報,2012.6.7。

[2]趙曉林:《馮驥才:中國10年消失90萬個自然村村落價值堪比長城》[N],濟南日報,2012.6.7。

[3]阮儀三:《呼吁傳統文化村落保護立法》[N],人民日報,2016.3.18。

[4]馮驥才:《傳統村落的困境與出路——兼談傳統村落類文化遺產》[N],人民日報,2012.12.7。

[5]費孝通:《論文化與文化自覺》[M],北京:群文出版社,2007.

[6]向云駒:《中國傳統村落十年保護歷程的觀察與思考》[J],中原文化研究,2016.4.

[7](日)山下晉司著、孫浩等譯:《旅游文化學》[M],昆明:云南大學出版社,2012.

[8]國際博物館協會組織編纂的《博物館學大辭典》(2010年版),轉載于吳應其:《價值·問題·對策:涉臺傳統村落的保護發展》,涉臺考古[J],2016.4.

[9]單霽翔:《論生態博物館的原生態環境保護(上)》[J],中國名城,2011.3.

[10]賀雪峰:《為誰的農業現代化》[J],開放時代,20155.

[11]王文章:《非物質文化遺產概論》[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10.

[12][]加達摩爾:《真理與方法》上卷,洪漢鼎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

[13]鄭力華:《淺談傳統村落的保護和利用》[J],主題調研,2016.10.



作者簡介:鄒瑩(1990—),女,吉林四平人,畢業于西藏民族大學,現為貴州省羅甸縣文化和旅游局工作人員,碩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聯系地址:貴州省黔南州羅甸縣文物管理所,聯系電話:13043338426.

陳國赟(1987—),男,福建建甌人,畢業于西藏民族大學,現為貴州省羅甸縣羅甸第一中學歷史教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七星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