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學術論壇
紀錄影像與水族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以“卯節”為例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紀錄影像與水族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

——以“卯節”為例

王新宇

 

摘要:水族是我國人口較少的民族之一,但是其傳統文化資源豐富、種類繁多、獨一無二,保護和傳承水族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保護水族的族群記憶與文化認同,我們強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手段與方式,其要點就是要保護其精髓,保護其文化的生命力。卯節,是水族民眾傳統節日,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外來文化的不斷侵蝕,卯節越來越失去其原有的價值內涵,而紀錄影像正是在社會急速發展的境遇下,原生態、多維度的再現水族文化,對它們進行搶救式的調查和存證,保護其文化基因,給后代留存下原始的“文化標本”。

關鍵詞:紀錄影像;非遺保護;水族;卯節

 

一、水族卯節概述

水族,是我國獨有的少數民族,主要生息繁衍于云貴高原側面梯級大斜坡南端到廣西丘陵過渡地帶的龍江、都柳江上游地區,地貌總特征為中山、低山、丘陵類型,是典型的“九山半水半分田”,他們把自己的家鄉比作“像鳳凰羽毛一樣美麗”的地方。水族人民自稱其族名為‘睢’(sui),漢字譯為‘水’,因發祥于睢水流域而得名,故民間有“飲睢水,成睢人”之說。水族的族名,在歷史文獻及私人著述中很少出現,從現在已經發現的早期資料來看,最早應該是在明崇禎間鄺露著的《赤雅》一書中,有“亦僚類”之說。其次是在清代嘉慶年間李宗昉所著的《黔記》一書中,有“水家苗在荔波縣,自雍正十年,由廣西拔隸黔之都勻府屬”一說,自此以后的史籍中,開始出現水家夷、水家等稱謂。

根據2010年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統計,全國水族總人口為411847,分布在貴州省境內的水族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貴州省境內的水族人口主要分布在三都水族自治縣,其余在荔波、都勻、獨山、丹寨、雷山、榕江、從江等縣市共有24個水族鄉。貴州省境外的部分分布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和云南省,廣西南丹、河池、宜州、環江、融水、都安、來賓等縣市以及云南省的富源縣也有少數水族人口散居。水族作為我國人口較少的民族之一,主體族群成片世居在以南珠江水系的都柳江和龍江上游一帶,因其獨特的地理環境、地貌特征,形成了自己絢麗多彩、特色鮮明的文化,不論是婚喪嫁娶、節日節慶,還是音樂舞蹈、語言文學,亦或是傳統手工技藝技術等等,都是深深植根于水族民間族群心靈深處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具有悠久的歷史和厚重的傳統,是特定民族在特定自然和社會環境中生活所積淀的生活方式、思維方式、情感特征及價值觀念。

卯節是水族民眾獨有的傳統節日,分四批輪流度過,這是在很古的時候就約定形成的,水族民歌唱到:“第一卯水利卯,第二卯洞坨卯,第三卯水扒、水浦卯,第四卯九阡卯。九阡寬,過卯在后”,由于水族端節和卯節事實上都是過年,故過端節的地區不過卯節,過卯節的地區不過端節。過節日期選擇在插秧結束之后的水歷九月、十月(陰歷五、六月)的卯日,是“綠色生命最旺盛的時節”,以辛卯日為上吉日,忌丁卯屬火的兇日。卯節除了宴請賓客之外,最熱鬧的環節就是卯坡上的對歌活動。卯節,傳承了獨特的水族卯文化,即天人合一,善以示后,萬物和睦,忠貞結伴的男女情愛論,被中外人類學者稱為“東方情人節”。

水族由于受傳統封建禮教束縛較深,平時男女青年的社交活動受到一定的限制,即便私下里有了相愛的對象,也不能自由往來,只能在必要的時侯,托自己的熟人,如家中的姐妹等去暗地傳遞一定的相愛信息。而在卯節這一天對歌卻不受任何限制,青年男女都可自由選擇自己心愛的人,在卯坡的樹叢中、草地上、山石旁,或站或坐地撐起各色花傘遮住臉唱起歌來。如果兩人對唱得合心合意,事后只要由男方家帶著豬、酒、糯米等認親禮品前去認親,選好了婚期便可成婚,一般家中老人很少干涉。節日之夕,家家笑聲朗朗,碰杯之聲不絕于耳。鏗鏘的銅鼓和渾厚的皮鼓聲響徹水寨。水家人一邊喝著醉香的糯米酒,一邊唱著比米酒更香的“姨娘歌”。每個水族寨子都設有“歌堂”,女歌手和伴音姑娘坐在房間里,男歌手及同伴、聽眾坐堂屋中,歡歌達旦,甚至綿延數晝夜。

二、紀錄影像: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內在要求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個地域、一個民族、一個社區世代傳承的集體記憶,是一種特殊的文化形態。面對復雜多變的現代社會,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舉步維艱,大批優秀的傳統文化資源在內外部環境的變遷中瀕臨斷層、失傳。

隨著政府以及民眾對傳統文化的保護意識不斷增強,民族地區對經濟、文化的發展需求不斷旺盛,保護少數民族傳統文化遺產的方式方法也漸趨多樣,梯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申報、民俗旅游開發、生態保護區建立、非物質文化遺產商業化等等,但這些方式無法完整的、本真的、原生的保護某些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影像藝術的出現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和傳承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是保護和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最為生態的一種形式,影像作品的紀錄與保存也可以從多角度再現非物質文化遺產原生生活。

(一)記錄水族文化,傳承民族遺產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指“被各社區、群體、有時為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的各種社會實踐、觀念表述、表現形式、知識、技能以及與之相關的工具、實物、手工藝品和文化場所”。其主要表現為人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雖然很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是通過一定的物化形式得以呈現,但它主要還是一種不斷運動著的活態的存在,并主要是依賴傳承人的口傳心授的方式傳承,活態流變性正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主要特征。近年來,隨著一些傳承人的消亡,很多非物質文化遺產已經隨之消逝,特別是在當今社會,與當地民眾的生產生活不再息息相關的一些非物質文化遺產極具消亡,這就加緊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倒計時。影像的出現,首先就是要完整的記錄保存某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一門視聽語言,影像保護從一階到二階的發展,為拯救即將消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提供了全息的保護功能,為活態流變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提供了可靠的時空保障。

(二)解鎖水鄉密碼,重拾民族記憶

當今時代是技術創新不斷發展的信息時代,技術的發展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是相互矛盾又是相互依賴的,一方面,技術的飛速發展,高效率的數字智能模式逐漸取代了效率低下的人工小規模制造模式;而另一方面,技術的發展又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提供了更為先進的保護形式。不僅僅是純粹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記錄、保存,電影、電視也將優秀的傳統文化融入到整個劇情當中,例如吳天明導演的遺作《百鳥朝鳳》,正是在東西方文化八面來風的現實背景下,面對形形色色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和東施效顰的“西化”鼓噪,主人公依然對“嗩吶”這一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遺產葆有可貴的文化自覺和文化定力。從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民間文化植根于民眾,發揚于民眾,離開其生存的生態和社會環境,再優秀的文化遺產也會變了味道,因此,這就提出了民眾應該正確的對待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遺產。正是這些現實的影像作品才能夠喚起民眾保護和傳承其世代傳承的民族集體記憶。

(三)建構水家情懷,增進族群認同

影像藝術是隨著社會和技術的更迭而發展的,是適應社會的存在。伴隨人類知識水平、文化水平的不斷提高,消費觀念、消費方式也發生新的轉向。過去,由于文化水平所限,當人們在觀賞某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時,可能只是簡單的走馬觀花,只關注其“物”的消費,圖一時之樂,并未深入了解其背后所隱藏的深厚的文化意蘊,趕卯坡影像的宣傳下增進了水族民眾之間的族群認同。

影像具有直觀性和深刻性特征。首先,畫面的直觀性可以真實的再現現實情境,通過攝像機的鏡頭來表現具體畫面、聲音、情形,綜合運用畫面的表現元素和鏡頭的造型功能,通過電視畫面景別的變化、拍攝方向的不同、多機位的拍攝角度,直觀展示古老而寶貴的歷史文化,可以使受眾對“非遺”得到親切、直接和具體的感知。其次,內容的深刻性從更深層次來揭示文化的內涵,某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個民族在其生活進程中的各種形式的外化,如:舞蹈、民歌、史詩、儀式、風俗習慣等各個方面的綜合內容而體現的。對于文化的解釋,是一種闡述、一種信息的傳遞和表達。影像作品通過展現某種文化行為活動的本身來理解文化,以鏡頭為工具對人類社會及其文化進行記錄和分析研究,透過鏡頭尋求對文化的一種理解形式。同時,將影像用于橫向的同時性的跨文化對比,或縱向的歷史性的文化變遷研究,從影像作品的本身來關照時空穿越的文化內涵。

二、紀錄影像保護與傳承的原則與方式

(一)遵循文化生態

一般認為,文化是人類對生態環境適應性的一種表現,不同地域的生態環境會形成不同特色的地域文化,即使在同一地域,生態環境的改變也會引起文化相應的改變。而文化對環境的調適又反過來影響了生態環境,兩者的作用是相互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形成與傳承,即是文化與環境調適的有力佐證,在原生的文化生態系統中保護與傳承也是其應有之義。而在競爭激烈的當今社會,純粹的原生態保護已經不能適應環境與社會的變遷,正是在這一階段,影像藝術應運而生,它的介入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原生態保護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文化的多樣性需要在相應的文化生態環境下生存、發展,而文化生態系統是一個動態的平衡系統,不可能只停留在原始的穩定狀態,它是隨著文化系統各要素的變化而變化的。每一個民族都有其賴以生存的自然和社會環境,為適應本民族所生存的環境,往往會形成一種區別于其他群體的集體記憶,這些集體記憶演化為其獨特的民族傳統文化,用以維系本民族族群認同的無形紐帶。無形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形成與發展,既是一個民族在其生存的環境中創造出來的獨特的集體記憶,因此,保護與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離不開文化生態的保護。我們在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時,一方面在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生境的消逝而惋惜;另一方面,也在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頑強的生命力而欣慰。這種矛盾的對立,是我們認識和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存環境必須面對的問題。在文化變遷的大潮中,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需要保護其賴以生存的文化生態環境。

水族節慶文化,是植根于水族地區生存環境所形成的族群記憶與邊緣文化認同,是水族民眾增強自我與地方聯系的紐帶,也是水族民眾相互交流、溝通的橋梁,卯節作為水族人民一年一度的傳統節日,是水族同胞在其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中,適應生態所形成的集體記憶。整體保護生態,既是要攝制他們賴以生存的龍江、都柳江一帶的獨特的自然與社會環境。

(二)注重活態記錄

“活態性”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主要特征,“人”只是某一項非遺名錄的傳播載體。文化在不斷變遷,“人”這一載體也在不斷消逝,正如央視在非遺保護宣傳片當中提到的,隨著時間的推進,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越來越緊缺。社會新事物的出現,激勵著年輕一代追逐新事物,不再主動接觸祖先優秀的傳統文化。

卯節設有卯坡,卯日的這一天是節日活動的高潮。清晨除宴請賓客之外,最熱鬧的環節就是卯坡對歌活動。這一天上午開始,村村寨寨男女老少穿著節日的盛裝從四面八方趕到卯坡。卯坡是經過多年遺俗選定下來的,專讓青年男女以歌對唱形式進行社交活動和談情說愛的場所。它一般多選址在一個依山傍水、地勢開闊、能容納上萬人的半坡中。卯坡對歌之前,先由一位德高望重的寨老主持隆重的祭祀活動后方可對歌。祭祀活動一般有兩項:一是祈求神靈保佑莊稼茁壯成長,谷滿倉、魚滿塘、五谷豐登、六畜興旺;二是祈求神靈保佑卯坡對歌男女情投意合,相識相愛,卯坡活動順利進行,平安無事。祭祀活動結束后,便由卯坡活動主持人宣布對歌開始。這時卯坡上便響起高昂動聽、情意綿綿的歌聲,卯坡活動達到高潮。卯節是年輕人社交活動的重要場合,能夠參加卯節,即是象征著已經成年,可以開始談情說愛。但是,文化變遷下青年人開始摒棄這種文化傳統,因此活態的錄制珍貴影像變得異常的重要了。

(三)整合媒介資源

當今社會逐漸向視覺文化社會轉變,那么就意味著:語言“邏各斯中心”的理性的文本世界,日益轉向以影像為中心的感性的圖像世界,“日常生活審美化”是后現代視覺性典型的文化表征,以消費為導向的“注意力經濟”漸趨形成。數字時代的媒介融合帶來新的機遇與新的環境,影像藝術不僅僅只有電影、電視等新興媒介,更有大電影時代下多種多樣的影像形式助力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例如,像筆者一般非科班出身的影視制作者,可以利用簡單的設備拍攝卯節的整個過程,然后通過電腦軟件,進行蒙太奇制作,也會制作出一些微視頻,然后上傳互聯網,供大眾在線或下載觀看。

影像與文本本身就是相輔相成的客體,作為主體的“人”要時刻關注新媒介、新技術的發生、發展才能更好的、完整的紀錄非遺影像。當今世界,影像不僅記錄我們的日常生活,更是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卯節中各種各樣的細節呈現,不是一人所能為也,需要更多人的記錄與傳播,恰逢新千年,技術的更新換代為傳統媒介提供了可能,手機的運用,是媒介融合中的新事物,是一項文化實踐活動,更是一種生活方式,與傳統媒介相比,更具有靈活性、便捷性、隨時隨地記錄身邊的事物事件。因此,要在全球化時代適應新技術的發展,傳統文化才能更好的傳承和保護。

三、影像紀錄中“美”的新轉向

(一)“文化美”到“生態美”

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影像記錄被稱為“當代的拯救人類學”,用以記錄和保存即將消失的文明和文化,從人類學紀錄片《北方的納努克》開始,人類學家們便熱衷于通過影像來記錄原始文化,不過,一些“他者”們往往帶有一種獵奇心理,只是簡單的記錄,沒有真正了解文化的深層意義。隨著影像的大量介入,一些學者也逐漸認識到,記錄影像不僅僅是簡單的“復制”、“刻寫”,更應該揭示它所隱藏的文化內涵,在此基礎上來反思自己以及自己的族群,通過跨文化的比較來開拓視野,樹立更好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影像藝術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當中的運用是極具真實性的,它是把某一項非遺技藝以原樣復制的手段直接的記錄下來,在不考慮受眾的前提下,這種方式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者的初衷,也是學術界和其他知識分子應該秉持的信念。近年來,以“鏡頭”寫“文化”成為人類學研究的又一方向,相對于電影、電視以及一些商業化的紀錄片,它的“文化美”要更加豐富一些。

然而,“文化美”已經不能滿足于當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個性特征了,“活態流變”使得影像保護的道路也布滿荊棘。不同于固態的物質文化遺產,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在一個地域中形成的與其生產和生活方式息息相關的各種技藝、技能、社會實踐、觀念表述以及文化場所等等,其傳承方式主要依賴于傳承人的口傳心授,因此,非物質文化遺產相較與物質遺產,流失迅速,不易保存,而影像的記錄有時也趕不上它們流失的速度。更有甚者,為了某些功利性因素,簡單的記錄一個地域、一個族群最具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而身為文化持有人的“我者”,也為了達到自身目的,以“擺拍”等形式來迎合獵奇的“他者”,這些都在某種程度上錯誤的表達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美”。人類文明是在不斷變遷的,維系文明的可持續性和多樣性,是人類全面發展的應有之義,而保護傳統文化以適應新的社會環境,保護它們的文化基因整體的、完整的傳遞下去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所在。影像保護的核心思想就是要努力使傳統民族文化在“活著”的前提條件下,維持和延續它們的生存環境或文化生態,把“生態美”納入到保護中去,影像的運用才有了本質的意義。

(二)“生態美”到“藝術美”

大眾文化作為當今社會的主干性文化形態之一,不僅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思維模式,也對各種傳統文化藝術的創作以及發展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例如,越來越多的人會關注現代流行的影視劇作品,像近期的《歡樂頌》、《楚喬傳》等等,而很少有人去關注傳承千年的老電影——皮影戲。在“注意力經濟”時代,人們往往隨波逐流,何時何地都在談論某一電視情節,某一個男女主角,這不是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時代的大潮推動著社會的進步,不適應時代發展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會逐漸被社會所淘汰。即使我們以科學的名義,完整的記錄和保存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而現如今,在以消費為導向的社會,缺乏“藝術美”的作品,無論如何也不能夠引起民眾的重視。個人認為,把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我們當前的大眾審美相結合,從影像藝術的“文化美”、“生態美”轉向“藝術美”,才是順應時代發展的明智之舉。

在“藝術美”上,媒體更應該肩負起傳承傳統文化的歷史和社會責任。北京衛視在2016年推出的《傳承者》節目,以“讓經典再次流行,讓傳承走向世界”為目標,憑借與眾不同的傳統文化特色,在眾多真人秀節目中開啟了獨特的畫風,不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在舞臺上展示出來,以其獨特的審美場景,表現了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深深吸引了觀眾。同一時間段,中央電視臺歷時兩年打造的紀錄片《傳承》在央視國際頻道播出,以表現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為主題,通過尋訪大陸和臺灣的中華文化傳承人,以真切動人的故事展現中華民族優秀文化遺產,受到了觀眾廣泛的好評。不管任何人,不要帶著獵奇心理與旁觀者的態度來觀瞻祖先遺留下來的寶貴遺產,我們應該以主人翁的意識為保護和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出一份力。

四、結 

紀錄影像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當我們回顧以“鏡頭”寫文化志的歷程時,從最初作為文本民族志的輔助工具,到全面介入到保護和傳承民族傳統文化當中,這是技術與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影像和文本,二者作為人類學田野調查的記錄方式,相輔相成,相互補充,而作為保護和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 “當代的拯救人類學”,影像將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不僅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更是對于其本身而言,都是不可估量的財富。

參考文獻:

[1]潘朝霖主編.《中國水族文化研究》[M].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2004.01

[2]丁亞平等著.《大電影概論》[M].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2012.06

[3]常凌翀.《西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影像化傳播路徑》[J].蘭州學刊,201012

[4]徐 靜,陳賽賽.《文化生態視閾下民俗藝術傳承的影像到場——以安徽花鼓燈為例》[J].江淮論壇,2012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七星彩开奖查询